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
 

校友專訪─簡以嘉院長 / 衛生福利部草屯療養院

【校友專訪─簡以嘉院長】

現在任職於南投縣草屯鎮衛生福利部草屯療養院的簡以嘉院長,因為秉著對「人」有興趣,而投入相較於其他科別,與人有較多互動的精神醫療。究竟是什麼原因,讓原本身為精神科醫師的他,在畢業後10年決定重返校園念書?而他又是如何在那段對於精神病患不甚了解的社會年代,努力為社區病患爭取權利的呢?現在就讓我們來看看簡院長的豐富人生經歷吧!

一、與陽明大學的深厚機緣

       簡以嘉院長民國77年自陽明大學醫學系畢業後,至八里療養院任職,期間有機會接任主管。某天在陳快樂院長鼓勵下,重返畢業已10年的母校,進修醫務管理碩士,精進醫務管理的相關知能,在碩士第二年時,碰巧遇見大學時期的周碧瑟老師,又在老師的鼓勵下,接著完成了公共衛生博士。

        畢業後在職場上磨練一輪,重返學校念書,其實對簡院長幫助蠻大的,因為回來學校,碰到的是一群青春有活力的學弟妹,除了覺得自己好像也年輕起來一般,另外透過大家的交流互動,也拓展出不同的視野,其中最特別的是在統計學習上,因為全職學生的統計能力都還不錯,透過互相討論也進而提升自己這方面的能力,時至今日,簡院長甚至都還在和當時認識的林敬恆學弟(現為台中榮總的研究員)一起合作做研究呢!

二、精神醫療服務的範疇永遠不只有醫療層面

        在簡院長過去的行醫過程中,最令院長印象深刻的莫過於推動康復之家一例。當年簡院長還在八里療養院服務時,他們推了一個康復之家方案,也就是提供一個場所,給那些病情相較穩定的病人,讓他們白天能在附近工作,晚上有地方住宿。這原本是個立意良善的方案,但隨著康復之家的規模從社區中的一戶、兩戶增加到第三戶時,社區中的管理委員會就開始出現反對聲浪。

      「如果病人真的如你們所說的那麼好的話,為什麼不帶去你們的社區住呢?」因為這句話,讓簡院長就此擱住擴大康復之家規模的行動。的確,當民眾不了解精神疾病,就容易將他們汙名化,擔心安全、房價會下降等問題。所以做精神醫療這個行業,從來都不只是在處理病人的醫療問題而已,更多的時候是對病人後續的照顧,如幫忙病人找去處、協助家屬,甚至在社區中都要設點做敦親睦鄰工作(如協助社區打掃等)。因為唯有如此,才能讓更多人,投以良善的眼光在精神病患身上,也才能讓病友能順利重返社會系,而不淪為社會中的邊緣人。

三、了解自己的limitation,創造更健康的身心生活

        雖然現在的健保涵蓋率很廣,民眾就醫可近性也很高,但以院長多年於醫界的心得是民眾對於自身健康的瞭解尚需要提升,這個觀點與公共衛生一直在強調的初級預防不謀而合。曾有人對院長提出這樣的質疑:「如果一直在做初級預防的工作,這樣醫生不就要失業了?」只見簡院長笑笑地說:「沒有病人沒有關係啊!再找其他工作做就好啊!」

       確實如此,如果想要達到世界衛生組織對於健康的定義,光靠醫療是不夠的,再加上現代人平均餘命那麼長,如果每個人都能了解自己身心上的長處與限制、知道該如何順應自己先天的體質把自己照顧好,不要讓自己過度暴露在一些危害因子,這樣就更能提升整體的生活品質。這也是為什麼簡院長在近幾年積極投身於社區,辦理一些衛教宣導活動的主因。

四、身為一院之長,仍時時抱著終身學習的心態

      「終生學習」是每個人一生到老都應奉行的信念。雖然身為一院之長,簡院長仍時時吸取醫學新知、與時俱進,加上精神科領域範圍廣泛,主專科是精神科,但他們所要服務的對象幾乎包羅萬象,從兒童、老人、酒藥癮及家暴性侵害等都是他們的病患。因此站在醫院行政端,協助並瞭解各個領域的發展是必要的。另外,因為草屯療養院是隸屬於衛福部,因此政策方面也要與中央有密切配合,一旦政府開始推了一個新政策,就要去了解它並且思考如何善用醫院資源與政府做銜接與配合。所以身為一院之長,仍時時保持著積極的學習態度仍是必要的。

雖然污名化精神病的現象,至今都還存在著,但相較過去一聽到精神病,就冠予其神經病之稱的狀況已有明顯改進。與簡院長對談的過程中,除了讓我們對於精神疾病有更深一層的瞭解,原來精神科涉及的層面比我們想的其實都還要更多更廣,從腦科學、心理治療、人類心靈乃至社會科學都是其研究的範圍,一個人情緒和心情不好,並不是心在主導,而是控管認知功能和情緒感覺的大腦!也讓我們看到了身為一位精神醫療人員,一直在設身處地為病人著想的行醫風範以及孜孜不倦、精益求精的學習態度!

 

◎採訪:朱庭君 (公衛所碩士班學生)

◎撰文:朱庭君 (公衛所碩士班學生)

◎感謝  陽明大學校友中心提供致贈之校友紀念品

瀏覽數  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
Voice Play
更換驗證碼